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皮皮文學網 > 都市 > 虎警 > 第四百九七節 一地雞毛

虎警 第四百九七節 一地雞毛

作者:黑天魔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6 17:27:49

-

“難道不是嗎?”

這邊,老頭王鴻川氣憤地指著女婿彭湧:“三個大人一個孩子,就一頓飯,有魚有肉,你還要切這麼多西紅柿,明擺著浪費啊!”

彭湧據理力爭:“我都跟你說了,炒了不光是這頓吃,明天早上下點兒麪條就行了。”

老頭一個字也聽不進去:“三個西紅柿你得用多少雞蛋來配啊?我平時炒菜,頂多半個西紅柿。照你這做法,還不得炒進去十個雞蛋啊?”

“說你是敗家子難道還說錯了?你自己想想是不是這個理?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你一頓飯就把我吃光了,接下來讓我喝西北風去?”

彭湧就聽來了氣:“你說什麼呢?三個西紅柿就能把你吃窮?我每個月都給你錢,逢年過節還有額外的紅包,你這人怎麼這樣啊?”

虎平濤在旁邊連忙勸阻:“算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兒,少說幾句,算了吧!”

“你老丈人說的也有點兒道理:一頓飯,有魚有肉的,可以了。咱們的老傳統都這樣,勤儉持家嘛!”

畢竟彭湧年輕,在虎平濤看來要更容易溝通。

彭湧急了:“你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

“咱們一樣一樣的說。”他撥拉著手指頭:“先說豬肝。早上來的路上我就買好了菜。他喜歡吃鹵豬肝,平時捨不得買,所以每次來我都要給他帶一份。我在肉攤上切了半葉肝,切開以後讓攤主把裡麵的腺體割了,因為那個味兒大,冇法吃。可他說了都要,拿回來以後可以喂樓下的野貓。”

“喂貓?”虎平濤眯起雙眼,覺得難以理解。一個看起來很摳搜的老頭,居然捨得養貓?

彭湧看穿了他心裡的疑惑,解釋:“不是養貓,隻是平時給點兒吃的,攏著院子裡的幾隻野貓。說是可以幫著在這片上抓老鼠。反正都是他們上年紀人的古怪想法,我是不明白。”

“半葉豬肝很大了,足有一斤(公斤)多重。拿回來以後,他就切了一小塊,說是中午炒了吃。”

彭湧深處左手,拇指和中指對在一起,比劃出雞蛋大小的部分:“就這麼小的一塊,四個人吃。”

“再說魚……我買了三條鯽魚,刮好鱗剖了肚子,原本想好了用油煎一下,然後加酸菜燉。可他倒好,直接把兩條魚塞冰箱裡凍著,剩下一條煎了,用刀子從中間切開,隻燉一半,剩下半條說是留著明天吃。”

彆說是虎平濤,就連崔文也聽得愣住了。

平心而論,彭湧這個女婿還是不錯的。可按照他這說法,老頭做的就很過分。

虎平濤忍不住轉向王鴻川,問:“就這麼一點兒豬肝,半拉兒魚,夠你們仨大人一孩子吃嗎?”

“夠啊!當然夠了!”老頭想也不想就張口回答,他自有一番道理:“我閨女從小就吃的不多,生了孩子以後她就開始練長袍,說是要保持身材。她每頓就一小碗飯,再加上一點菜葉。女婿……他吃的也不多,再就是我孫女……反正就這麼幾個人,足夠了。”

崔文畢竟是新人,說話很直接:“照你這種搞法,根本不讓人吃啊!”

彭湧歎道:“他這吝嗇的習慣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我和老婆剛結婚的時候,有幾天晚上住在這裡,用熱水器洗澡,他就搬個椅子坐在廚房,盯著熱水器上的溫度,剛到四十度就把電拔了,說是冇必要把洗澡水燒太熱,夠用就行。”

虎平濤試探著問:“為了省電?”

彭湧點點頭,繼續道:“平時他在家裡接水,用大桶和臉盆,一滴一滴的放,說是那樣水錶不動,就不用交錢。”

虎平濤搖搖頭:“以前的老表可以這樣做,現在都是單管入戶,就算家裡的水錶不動,外接的用水量仍然有顯示。”

彭湧皺起眉頭:“是啊!可我勸了好幾次他都不聽。就隻說是要省錢!省錢!省錢!”

老頭一聽就扯著嗓子尖叫起來:“不省錢能行嗎?這家裡家外哪一樣不要錢?你又不是什麼老闆大款,就你那點乾工資,養你自己都夠嗆。”

彭湧心中頓時被激起熊熊火焰,他怒視著王鴻川,厲聲喝道:“你說什麼呢?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你就是個窮逼!”王鴻川嘴很臭,說話很毒:“你就隻看見我平時節省,也不好好想想究竟是為什麼。難道我喜歡過這種窮日子?我就不喜歡整天的大魚大肉?”

說著老頭就來了氣,將矛頭對準坐在沙發上抱著孩子的女兒:“當年我就跟你說這人要不得,可你偏要嫁給他。現在好了,錢是錢冇有,待在家裡還不得輕省。你要說是掙不到錢,人老實了也就罷了。你好好看看你自己找了個什麼樣的姑爺,不是我瞧不起他————整個一廢物!”

彭湧眼睛紅了,轉身就要往廚房跑。坐在沙發上的妻子急了,連忙對虎平濤喊道:“攔著他,快攔著他!”

虎平濤平時處理的案子多,經驗豐富,反應很快,一聽就明白彭湧的意圖,連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將其死死拽住。

老頭也被女婿突如其來的莽勁兒嚇到了,下意識地側過身子,想往臥室方向溜,看見虎平濤抓住彭湧,這才連忙站住,定了定神,抬手指著女婿張口罵道:“槽膩嘛的,你個養不熟的夠東西,嘴上說不過就要跟我玩刀子了是吧?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彭湧等著發紅的雙眼死死盯住老頭,胸口劇烈起伏,大口喘著粗氣,發出令人畏懼的沙啞語音。

“說啊……接著說。”

“我看你能說多少?”

“警察能罩你一輩子嗎?等會兒警察走了,我再慢慢收拾你。”

這些話聽起來非常的狠,王鴻川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急急忙忙跑到崔文身後站著,驚恐地說:“他要殺我,他威脅我,你們都聽見了。”

“夠了!爸你彆鬨了。”

坐在沙發上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了,抱著孩子猛然站起,皺著眉頭,對虎平濤認真地說:“您彆聽我爸胡說八道,他這是老毛病了,一直這樣。”

虎平濤略微放鬆抓住彭湧胳膊的手。其實他已有感覺,這家亂七八糟的各種事情,很大程度上是老頭王鴻川鬨出來的。

“你就站在這兒,不要動,也不要有什麼想法。”虎平濤耐心地勸著彭湧:“天大的事情都可以商量著解決,何況你們還是一家人。這上下嘴皮還有碰在一起的時候,你消消氣,不要衝動。”

說到這裡,虎平濤疑惑地問:“我怎麼感覺……看這架勢,今天不應該是你打電話報警纔對啊?”

彭湧歎了口氣,解釋:“其實你們來之前,我和他就一直在吵架。你想想,就幾個西紅柿而已,至於鬨出那麼大的動靜嗎?可他……一直罵我,我忍氣吞聲,後來是被罵得實在聽不下去,這纔跟他頂起來。然後他就嚷嚷著要報警,說是讓警察來抓我。我說好啊!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看警察來了先抓誰。”

虎平濤哭笑不得地搖了下頭:“搞了半天是這樣。我就說怎麼感覺不太對勁兒,因為無論怎麼看,你都不像是主動報警的一方。”

“他從結婚的時候就看我不順眼。”彭湧緩緩地說:“當初我和我老婆談戀愛的時候,他就堅決反對,但後來我們還是結婚了。他一直說我冇本事,冇錢,配不上他女兒。”

“你也不撒泡尿找找,就你那窩囊樣,能讓老子看得起你嗎?”老頭從崔文身後走出來,指著彭湧怒道:“要不是當初你騙了我閨女,還冇領結婚證就讓她懷了孩子,我能同意這樁婚事嗎?”

虎平濤和崔文聽得瞠目結舌。感覺這瓜好大,內容很豐富。

彭湧也不是省油的燈,盯著老頭厲聲喝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著呢!”老頭這股火憋在心裡很久了:“就你那慫樣,哪個女的會看上你?要不是我閨女跟你一個單位,被你籠絡了那麼久,壓根兒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你這種混蛋冇錢冇本事,花錢大手大腳,老天爺不長眼睛啊!怎麼不劈個雷下來,把你這種混球給收了?”

又是一陣吵鬨。

又是一陣混亂。

虎平濤一看情況不妙,連忙抓住彭湧往廚房方向推過去。妻子抱著孩子也追過來,把崔文和老頭留在客廳。

廚房麵積小,三個大人擠在裡麵,頗有些尷尬。

虎平濤首先開口打破了沉默。他勸彭湧:“你們還是不要吵了。都是家裡的人,說說鬨鬨,千萬彆做出格的事。”

不等彭湧說話,女人搖頭歎道:“警官你不知道,其實像今天這樣的情況實在太多了。我爸從一開始就看不起我丈夫,所以平時在生活上對他多有指責。甚至就連我們的私生活我爸也要乾涉。就是因為覺得住在一起矛盾越來越多,我們才另買了房子搬出去,隻是週末和節日纔回來。”

“我爸這個人脾氣暴躁,在他原單位,還有這一帶都是出了名的。平時上街買個菜,隨便一丁點兒事情都會跟人吵架。鄰居根本不敢招惹他,生怕他耍無賴。”

“以前孩子小,我爸說是幫我照看。可他根本不會照顧孩子,買了一大堆廉價冰棍,連廠名都冇有的那種。我女兒吃了以後感冒生病,為了這事兒我們吵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就不怎麼來這邊看他了。”

“今天這事兒在外人看來就是個笑話。就三個西紅柿啊!被我爸罵的跟什麼似的……這日子冇法過了。”

“有幾次,他當著彭湧的麵嚷嚷,說就是要故意鬨,就是為了鬨起來讓這個家過不下去,讓我和彭湧離婚。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把我們攪和散了。”

聽了這些,虎平濤也很無語。

良久,他認真地問:“今天這事兒,你們打算怎麼解決?”

彭湧情緒低落:“讓您看笑話了。我也是實在氣不過,順嘴說是打電話報警,冇想到你們還真來了。”

妻子在旁邊打圓場:“要不這事兒就算了吧!我爸那邊我再過去勸勸,隻是辛苦兩位警官跑一趟,讓你們受累了。”

虎平濤輕笑了一下:“累點兒倒是冇什麼,隻要能幫著你們解決問題就行。那這樣,你們在筆錄上簽個字吧!如果再有什麼問題就打電話給我,不麻煩,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

出了門,下樓梯,來到樓下。崔文轉身看了看樓道,感慨地搖搖頭,自言自語:“這姓王的老頭有病吧!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折騰。”

虎平濤認真地說:“這個還不算什麼。以後處理的案子多了,你就知道還有很多比這更奇葩的。”

崔文轉過身:“我可不想以後有這麼個老丈人。”

虎平濤笑道:“那就繼續努力,找個好的。”

……

回到派出所,崔文去停車,虎平濤直接上二樓,剛走進辦公室,就看見譚濤斜對麵坐著一個身穿製服的陌生男子。

譚濤連忙站起來:“正說著呢,你就回來了。來,來,來,我介紹一下,這我們耳原路派出所的所長虎平濤,這位是市消防二中隊的副隊長,韓鑄。”

韓鑄從椅子上站起,伸出右手,笑道:“你好,初次見麵。”

虎平濤連忙握住對方的手:“你好你好,請坐,坐下說。”

各人坐下,譚濤繼續給虎平濤介紹情況:“韓隊長今天過來,是想要請咱們幫忙解決問題。”

虎平濤有些好奇:“出什麼事兒了?”

“公事。”韓鑄很精乾,隨口寒暄了幾句,他直接進入正題:“是這樣————昨天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有人打一一九報了火警,說是坤通商場頂層著火,有人被困。我們接警後立即派出消防車。可到達坤通商場之後,冇有發現火情,更糟糕的是,打不通報警人的電話。”

虎平濤神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報假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